爱上海同城

泽泉科技应邀参加生态系统监测技术与优化管理模式培训班并作报告
日期:2021-07-06 16:33:55

为满足各野外生态监测站和保护地监测人员对监测技术和管理的培训需求,中国科学院人事局继续教育处资助中国生态大讲堂于2021年6月28-30日,在北京辰茂鸿翔酒店举办《生态系统监测技术与优化管理模式培训班》。来自全国各生态站的一线科技工作者共计300余人次以线上和线下的方式参加了本次培训班。泽泉科技应邀参会并在培训班上作报告,向与会专家和学员介绍了国外先进生理生态仪器及其在生态观测中的应用。

公司报告.jpg

会议现场.jpg

培训班围绕国际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的进展,各类生态要素的观测技术与规范,各类生态系统和保护地的监测技术集成,生态系统监测数据的汇聚、管理与共享,生态监测仪器的操作演练这五个单元展开。培训班邀请了中国科学院院士及相关领域的资深专家为学员授课。培训前后,还进行了生态监测和生态站建设管理的自我测评,帮助学员了解自己对相关知识的掌握和提高。

展台及交流.jpg

本次参会得到了会议组织方中国生态系统研究网络(CERN)和中国生态大讲堂及与会专家的大力支持,上海泽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


四通道动态LED阵列近红外光谱仪 DUAL-KLAS-NIR

DUAL-KLAS-NIR不但集成了Dual-PAM-100的基本功能,可以同时测量PSP和PSI,而且能够测量4组不同波段(780-820 nm, 820-870 nm, 840-965 nm, 870-965 nm)的信号,实现对P700(PSI反应中心)、PC和Fd的氧化还原状态分别测量。另外,它还可以测量由540 nm和460 nm光化光激发的叶绿素荧光。利用DUAL-KLAS-NIR四通道动态LED阵列近红外光谱仪,可以准同步地测量各种不同的信号,不仅在驰豫动力下,还可持续地在自然稳态下同时获取各组分的信息。


☑ 新型植物根系生长监测系统CI-602

测量根系长度、直径、截面积、投影面积、根尖数等参数,获取定位的不同时间季节、不同深度的根系分布或土壤剖面图像数据,广泛应用在田间农作物根系研究、林木根系长期监测,水利工程(例如大坝)护坡草坪选种培育、古树病虫害的监测、草原的植被恢复与保护研究。


☑ 全自动种子微创取样系统

全自动种子微创取样系统可以实现在播种之前对待测群体的种子进行微创切片取样,利用所取样品进行分子标记检测,根据检测结果有选择的进行后期播种,这从根本上解决了传统育种田间鉴定耗时,不准确,成本高等问题。全自动种子微创取样系统至少6秒处理一个样品,即每天至少处理样本6000粒(手动350粒/人/天),实现与高通量分子标记检测、分子标记辅助育种的无缝结合,已经形成一种新的育种模式,它可以从数万籽粒中选出最优的一粒参与育种,使育种效率和规模成倍提高。使用信息自动化存储管理系统,是的大量的切片信息精确自动化储存,保障试验的精准度,并可以长期储存,提高现代化分子育种能力,实现商业化育种。识别下方二维码观看全自动种子微创取样系统运行视频。


植物育种管理系统——Genovix

近期,Agronomix公司对AGROBASE Generation II育种软件进行了全面革新升级,推出了一款全新的品种测试和育种软件Genovix。Genovix采用全新的、现代化的.NET用户界面,使用了大量可视化快捷图标区分功能区,使软件界面更加直观清晰,软件操作更加轻松快捷。此外,软件整合为核心模块(品种测试模块)以及植物育种、种子库存和移动版三个可选模块,满足不同应用需求。

系统主要包括图像显示、实验设计、数据关联、数据查询、数据分析、文件管理、数据导入导出等功能。广泛适用于大田作物、园艺花卉、多年生植物;广泛适用于各高校育种课题组、植物类研究所、农科院作物研究所、育种公司等。


☑ PhenoWatch系列温室-田间表型分析系统

PhnoWatch高通量植物表型分析系统,深度集成了激光雷达、高光谱成像、红外热成像、多光谱成像与RGB成像单元,可智能化移动至不同测量区域,按预设值自动扫描作物,生成含多光谱信息的三维影像,进行群体植物的单株识别,单株植物的茎叶分离,精准获取植物株高、株幅、叶长、叶宽、叶倾角、叶面积、郁闭度、冠层透光率等表型参数,结合光谱特征进行植被指数的计算,及冠层温度与生物量的统计分析。


☑ 全功能种子表型分析系统—DataCollector

DataCollector是一个多功能的种子测量和分析平台,是多传感器,自动化种子性状测量的理想解决方案。硬件包括:种子进料器,用于分离和分配种子;多传感器测量模块包括X-Ray、可见光、叶绿素荧光、近红外、高光谱、称重、数据分析软件等,用于测量种子性状;可选配播种设备。播种设备可用于将种子播种在微量滴定板或定制的播种托盘/种子托架中。所有种子均进行单独测量和跟踪,从而为每个单个种子生成了一个庞大的数据集。在播种设备的情况下,每个种子的数据都链接到播种坐标。这样可以实现种子萌发数据、幼苗性状、原始种子的性状数据相关联。


收 藏